Happy Passover, my little monster.

最喜欢的太太的LOFTER账号挂了

感觉这个页面变灰了

 

好刺激啊 lo主已疯

昨晚上有个同学给我推了一篇文 叫《你却爱着一个傻逼》

一看 typical凯胖,胖的弟弟是个黑化的黄油,还有一个Kenny串场

简直了

我给大家翻译一下

胖的弟弟黑油有一天带着同学凯回家玩,胖对凯的美色一见钟情,但忌惮凯家的势力,妄图最后能你情我愿,奸夫淫夫,水到渠成,鱼水之欢。凯一开始没有察觉,但是因为胖眼神露骨,本能不喜。胖看见凯子那冷清秋一般的样子,整个人都燃起来了……如果有机会让凯子扶,就算好好地也要装作瘫痪【虽然被识破了】如果是去给凯开门,那么就干脆不穿衣服【虽然结果是被司机看见了】如果两个人有机会睡一张床,就把大的被子给淋湿【】

然后挤一张床的这个晚上胖终于没忍...

 

拯救与Kyle Broflovski

今天想就“拯救”这个话题,来谈一谈我心爱的Kyle Broflovski。其实也算是对于之前提过的“南方公园与猪”的一个补充了,小结是:在南方公园中,凯子好像还真的只可能拯救胖子,虽然他是想要拯救所有人的。这个拯救比较狭义,说起来大概是……达到凯的精神状态吧【】成为革命的斗士,奉献自身,为美丽新世界而奋斗……意会一下就好了【】

一个个说吧

对Stan:

其实凯子之所以会和Stan玩得那么好,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他原以为Stan是最容易被拯救的:你们看Stan,又善良,家境又不会拖后腿,自我意识也比较强烈……多好的革命斗士备用人选啊,只需要让他能够为革命奉献一切就好了……但其实只要他一下手 ...

 

关于sp cp的一点迷思

之前我在弹幕里见过一个人物关系,说黄油→胖子→凯子←→Stan。这个关系链很有趣,我想试着讲一讲。
之前仔细地想了一想,这些“爱慕”“欣赏”“喜欢”之类的感情,好像都可以说发源于类似补偿心理的,精神上的羡慕。
黄油羡慕胖子,他觉得胖子是完完全全为自己而活的——他自己往往是最随波逐流的一个。胖子羡慕凯子,他觉得凯子有可能变得无比的崇高,完全地将自己奉献给一种事业——就算客观来看凯子做不到,但凯子会为不能做到而内疚自责。胖子其实也会内疚,但他不会自责的。这一步就天差地别了。
……用天差地别这个词,对胖子真是不友好。
然后说到Stan和凯子之间的感情。
虽然我一直对这个cp没什么感觉,但是理智思考的话,我确实...

 

南方公园与铁屋子

其实今天我只想说一个人
但还是先说说别人吧。
一间没有门窗的铁屋子里睡着很多人,他们总会死,而且出不去。
Stan不会叫醒他们
凯子会自己精神崩溃
胖子会叫醒所有人
Kenny自己撞死在了墙上,因为他想撞出个门
黄油觉得自己是在做梦
Craig
终于到了Craig
Craig
我想了一下
我觉得
可能不太对
但是

他会试图睡着
试图睡着
睡着

 

南方公园与猪

坦:养猪

(被提醒自己是猪)

你才是猪,傻逼

二爹:谴责杀猪的屠夫

(被提醒自己是猪)

你才是猪,傻逼

凯:希望猪冲破栅栏,奔向世界
(修订)但在有胖子存在的前提下试图先于胖子抢杀猪

Wendy:先于屠夫杀死猪

胖:杀了猪,在肉里下毒

(被除凯和Wendy以外的人提醒自己是猪)

老子早知道了,但你不也一样吗。

(被凯和Wendy提醒自己是猪)

玛德,我一定要你心甘情愿地承认我是人

Kenny:啊

(被提醒自己是猪)

艹原来如此,我早就觉得我是猪了

黄油:吃瓜

(被提醒自己是猪)

原来我是猪啊

黑油

(被提醒自己是猪)

呵呵,说我是猪的都去死吧

Craig...

 

卢梭好可爱啊 想打

他腰揣着二十法郎被赶出了都灵的公教要理受讲所之后,当上一个叫德·维齐丽夫人的贵妇的男仆,可是那夫人三个月后就死了。她死的时候,人家发现卢梭保有一个原来属于她的饰纽,这其实是他偷来的。他一口咬定是某个他喜欢的女仆送给他的;旁人听信他的话,女仆受了处罚。他的自解很妙:“从来也没有比在这个残酷时刻邪恶更远离我了;当我控告那可怜的姑娘时,说来矛盾,却是实情:我对她的爱情是我所干的事的原因。她浮现在我的心头,于是我把罪过推给了第一个出现的对象。”这是照卢梭的道德观讲,怎样以“善感性”代替一切平常道德的好实例。

女仆:怪我咯??


 

物似主人型

坦养狗

胖养猫

Craig养仓鼠

黄油啥都捡来养

凯子养大象

Kenny……

Kenny……

自己都养不起

……

 

© Fingersmith | Powered by LOFTER